光影

【all叶】加勒比海上的叶修

*就这样吧,不想写了
*结尾什么的不存在的(๑•́ ₃ •̀๑)

   苍白的面颊,下垂的眼角,还有长时间不搭理的头发,有些凌乱地垂在额前。
    他的手中握着酒杯,修长莹白的手掌愣是廉价的朗姆酒衬得像什么高档酒一样,高贵而优雅。
    喻文州当时被蓝雨水手使唤去叫几个美人。
    “Hello,girls.”喻文州的手在胸前虚晃几圈,弯腰行礼。
    他的礼节周到的就像皇宫里的总管,恭谦却也不卑不亢,让人挑不出一点错处。这让见惯了海盗低俗野蛮,直入主题的姑娘们有些惊讶。
    不过那又怎样呢,能来这销金窟的又怎么会是正经人。或者说在这海盗遍地的珍珠港,从来就没有出现过正经人。
    “哦,你真有趣。”姑娘们笑开了,其中一个伸出她细嫩的柔荑抚在喻文州的脸上,“还没有人向我们这种人行礼呢。”
    “不过,我们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绅士了。”有人掐着嗓子娇笑道,“不知公子来找我们有何贵干。”她有意无意地加重了“干”的读音。
    “姑娘说笑了。”喻文州仍然保持微笑,“我的几个兄弟想请几位去喝一杯。”
    “哦~姐妹们,听到了吗?有人想请我们去吃酒呢!”
    “有人请客当然好啊。”
    “有兴趣的一起来啊。”
    喻文州将她们带到蓝雨的地盘,识趣的退了出去。
    杂乱的大厅,喻文州一杯接一杯地灌自己,红晕在他脸上漫开。
    突然,他的左手像是拿不稳酒杯,“哗啦”酒杯碎了,和周围糜乱的声音混杂在一起,意外的合适。
    他看向自己的左手,似乎想用力握紧拳头,但是却只将左手手指虚虚收拢。
    一直坐在一旁的叶修将一切尽收眼底。
    那时的叶修还是嘉世号的船长,没有岁月沉淀的醇厚,没有背叛打磨的成熟,只靠对荣耀的向往,一马当先,勇往直前。
    “你好,我叫……叶秋。”叶修的眼睛转了一圈,向喻文州伸手。
    酒精麻痹了喻文州的神经,也卸下了他平时的伪装。
    “叶秋?”他的话有些含混不清,“我叫喻文州,你可以叫我文州。”他看向叶修有些苍白的脸,叶修的眼角泛着点红,凭添了一丝媚态。
    “好的,文州。”
    “你是嘉世的叶秋?”喻文州自嘲地笑了“人家嘉世的大神怎么会注意我这种小喽啰。”
    “你假扮叶修靠近我,居心何在!”喻文州突然发酒疯,抓住叶修的衣领。
    “你醉了。”叶修没有多余的动作,只是简单的陈述。
    喻文州因为他沉着的嗓音冷静下来。
    “我醉了?”喻文州的脸渐渐靠近叶修“是啊,我醉了。”他继续用往日温和的声音说。
    “我醉了,所以我想要你,可以吗?”昏黄的灯光打在两人身上,投出一片暧昧的影子。
    “文州,别这样。你想因为你的手而毁了你的一生吗?”
    “其实,你大可以扬长避短,用极至的优势掩盖弱点啊。”叶修的手覆上喻文州的手。
    “你呢,有弱点吗?”
    “问别人家的弱点啊,这样礼貌吗?”叶修保持微笑。
    “你趁人之危就礼貌了?” 
    “趁人之危?怎么会?我那么真诚的一个人(/≧ω\)”
    “小船长,你怎么跑这来了?”寻找叶修的吴雪峰终于达到了目的,呱唧呱唧。
    回到嘉世的叶修回想起刚才的对话,“弱点啊……”
    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画纸,有些年头了。因为有时会泡在海里,皱巴巴的,上面的画也晕开了,只能依稀看出是三个小人。
    另一边,喻文州听了叶修的话,回到蓝雨,透过窗子看满天繁星,陷入沉思。
※※※※※回忆的回忆结束^_^※※※※※
    从那时起,喻文州就开始着重对水手心理的把控,以及与其他船队的交际。
    时间久了,就不免传出流言蜚语……
    “诶,你们觉不觉得喻文州很适合做船长。”
    “是啊,魏琛都那么老了。”
    “最近我们蓝雨的货很多都被嘉世劫走了啊。”
    “别说了,船长过来了。”
    魏琛不是没听到过这些言论,他趁水手们都在睡觉,倚在栏杆上看海。
    月光下的海面没什么大浪,只有细碎的波光随风荡漾。
    或许,他们说的是对的,我该考虑把船长让给别人了。这已经是年轻人的天下了啊!
    不过,还是要考察考察喻文州这个臭小子够不够格( ̄へ ̄)。
    结果很明显,喻文州有能力,魏老大是时候退位了。
    再然后……魏琛就被叶不修拐来兴欣了。
※※※※※回忆结束(●—●)※※※※※
    “老大,我们出海去找什么啊?”
    “包子,你觉得找到什么足够使你感到荣耀?”
    “荣耀?找到包子↖(^ω^)↗”包子摸摸后脑勺,咧嘴笑了。
    “恩……那就去找包子。”
    “可是海上哪有包子?”唐柔不解。
    “这个……我们能找到用来交换的财宝。海里的财宝可是很多的。”
    突然之间,呼啸的海风卷起滔天的巨浪。
    一直在船舱里思♂考♀人♂生的魏琛听到后,跑向叶修。
    “他来找你了?”他和叶修咬着耳朵。
    “谁?”叶修眯眼看向他。
    “你还和我装傻?我难道还不知道韩文清和你的事(▼皿▼#)”
    “我们之间哪有什么事?”叶修无辜脸。
    “好,传说嘉世号船长撩霸图号船长,后来翻脸不认人,引得霸图号船长因爱生恨,从此人不人,鬼不鬼,长出一张钱包脸。”
    “霸图号从此被称为受到诅咒的船。船员不得靠岸。在月光下,霸图船长的脸就会变成真的钱包,将将见过他的海盗上缴的贡品装进去。”
    “诶,你告诉我,到底是不是真的啊?”
    “呵,你猜。”魏琛觉得,叶修的嘲讽脸在这种时候是真的有伤害加成凸(╯_╰)凸
    咳,让我们回来看这场被作者遗忘的风暴。
   “叶修!”一声高喊踏破虚空,传到兴欣众人耳边。
   魏琛以一种“看吧,我说什么来着。小样,你还敢骗我(*`へ´*) ”的表情看向叶修。
   叶修却没理他,只是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。
    那边,一只船架着巨浪驶来,作为船长的韩文清死死地盯着叶修,像是生怕他遛了一样。

【all叶】加勒比海上的叶修

*新人,试个水
*可能一发完,可能有后续
*求评价(づ ●─● )づ
*叶修中心,cp不是很明显→_→,but,我有一颗all叶的心(´。✪ω✪。`)


   一只小船漂泊海上,叶修手持木桨,用力地划着。

※※※※※让修修露个脸,这才是正文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 “嘿”黄少天拍了拍喻文州“队长,想什么呢,想什么呢,你知道吗,今天要处死一个海盗呢,就在市中心的广场上,我们要不要去看看?”

     “哦?”喻文州看向他“好啊,去看看。”

※※※※※市中心广场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 崔立神采飞扬地宣布“今天是一个值得欢庆的日子。”

    “我不这样觉得●﹏●”叶修的头缩在枷锁里,就是那种戴在脖子上的,手上还戴着手铐,在刑台上嘀咕。

    “因为我们捉到了最臭名昭彰的海盗-叶修!”

    广场上一阵喧哗,叶修听到群众对自己肆无忌惮的谩骂,尽管他的所作所为不对他们造成任何伤害。

    “队长,你看,就是他。”黄少天指向叶修“诶,队长,你说他抢过多少艘船啊,这帮海盗真是太讨厌了,你说是不是啊队长,队长?”

    “队长呢?(´°ω°`)↯↯”黄少天转头“队长,你等等我!”

    喻文州穿过人群,找到离叶修最近的地方,抬头刚好与叶修目光相接,然后又错开。

    “他作恶多端,抢占的商船不计其数,犯下的罪行不胜枚举,”崔立还在继续“我们要感谢刘皓警官的不懈追捕,我们才能将叶修绳之以法。”

    “反派往往死于多话”叶修突然笑了。

    这时,一个袒露胸襟的瘦高青年带着五六个人冲开人群,救下叶修。

    “有人劫法场!快派人把他们抓住!”一直坐在高台上的陶轩高喊。

    “老大,我们来了”包荣兴手里拿着板砖,嘴里高喊着。

    说话的功夫,手上的板砖朝人袭去。“诶呀,打错了⊙ω⊙”包荣兴挠挠头“再来!”他抄起板砖,随意扔向空中。

    “咻——”“嘭”“啊~”刚爬起来的士兵又倒下了,额头上肿起来一个大包。

    趁乱跑路的叶修看到了,手在胸前没多大诚意地画了个十字架“阿门╮(╯-╰")╭”

    一队士兵们立刻开始驱赶看热闹的人,一队留下保护贵族的老爷太太们,其余士兵去追赶潜逃的犯人,还有他的同伙。

    混乱中,黄少天和喻文州被冲散了。

    喻文州看着兵荒马乱的场面,迎面却赶上了士兵的银枪。

    叶修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,用手铐上的链子卡住枪头,“咔”链子断了。

    那士兵手里的枪又刺过来,叶修抓过喻文州的手开始跑,直跑到码头才停止。

    两人喘匀气,面面相觑,“你好( ^_^)/,我叫喻文州”

    “恩……我可能不太好。”

    “喻文州是吧,”叶修看向喻文州身后“你顶住グッ!(๑•̀ㅂ•́)و✧”他以黄少天的语速说,同时转头就跑。

     喻文州拉过叶修“您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厚道呢^_^”

    “那就一起跑!”叶修不做停留,继续跑,依然跑,还在跑。

    “呼~”当两人再次停止奔跑时,已经穿过大街,越过小巷,拉开一扇木门就躲在里面。

    “你们是谁?!!”当张佳乐编好自己的小辫子,下楼就发现了自己家里的不速之客。

    “我们……”喻文州刚开口,门开了,“又是谁ヽ(‘⌒´メ)ノ”张佳乐不耐烦了。

    “你这地方,除了我还有谁来?”来人颇为熟稔道“早让你搬出去……恩?客人?”

    “你可以这么理解,”叶修笑着说“你好,我叫叶修。而我旁边这位叫喻文州。大家……认识一下?”他摆出握手的姿势。

    张佳乐就不那么开心了“你擅闯我家居心何在啊!”

    “这个……”叶修摊手“你很快会知道了。”

    “很快?”张佳乐看向自己的发小“诶,孙哲平,你看人家手干什么(=_=)”

    “你的手很漂亮”孙哲平没理他,倒是冲叶修说“我喜欢。”

    “谢谢夸奖。”叶修的回答有些漫不经心。

    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喻文州提醒叶修,他们身后的追兵快来了。

    “你们在被人追杀?”

    “是的(=^^=)!所以帮帮忙哈,一会有追兵来就说没看见我们,顶住,我相信你(ง ˙o˙)ว”

    “那么现在……”张佳乐还没说完就得到了回复“跑!”然后叶修就没影了,留下张佳乐,孙哲平,喻文州相顾无言。

    良久,孙哲平挑眉“你不跑?”

    “我们今天才认识。”喻文州耸肩,转身与黄少天会和。

※※※※※珍珠港(海盗聚居地)※※※※※

    兴欣号船员聚在一起喝朗姆酒,随意扯皮。

    “老大,今天那些人真是太不禁打了。我们什么时候再去和他们打一场?”

    “包子,打一场就不必了”叶修摆弄着手上的罗盘“明天我们出海。”

    “出海?又有好玩的事了!”

    “这次我们干什么去?”唐柔挥舞矛枪,扫过蜡烛,引得烛火微微跳动。

    叶修的脸在烛光的映照下不甚清晰,“出海啊,还能干什么,当然是寻找心中的荣耀!”

    “荣耀?”

    “哈哈哈哈,柔妹子,你别听他瞎说,老夫出海这么多年也没见他找到什么荣耀。”

   叶修瞥向魏琛,没再多说什么。

※※※※※隔间※※※※※

    “小家伙们都去睡了,”叶修转头对和他住在一起的魏琛说“让他们去追寻荣耀有什么不好?”

    说这话时叶修的眼睛微阖,看向虚空。

    “嗤,然后像你一样半生献给荣耀,毫不作为?”

    “那又如何,心火不灭,荣耀不变。”叶修一改往日的懒散。

    “老魏,你何必自欺欺人呢?荣耀是我们这群海盗毕生的追求不是吗?”

    叶修拍拍魏琛的肩,越过他躺在床上“明天出海,早点睡。”

    魏琛看着漆黑的夜色,半响“老夫当年也是神一样的少年啊。”

    当年蓝雨号商船上,喻文州凭借头脑获取了多数人的认可成为了蓝雨号商船船长,取代了魏琛。

    “你这人怎么这样啊,你有什么资格取代魏老大,我真是看错你了啊,亏我还把你当做好兄弟!”黄少天不满意了,黄少天哭唧唧。゚(゚≧□≦゚)゚。“你还我魏老大!”

    蓝雨号上的水手一齐来安慰他们的现任副船长黄少天,哦,也是曾经最被看好能成为船长的人。不过现在嘛,蓝雨号上一支小队的队长一朝蜕变为船长,而黄少天则成了大副。

    说起这正副船长,魏船长先带回来的还是船长,为了培养他,还分出来一队人交给喻文州,只是船长自身缺陷太过严重,魏琛愈加失望,不久又带回了黄少天。

    喻文州像是不明白魏琛的用意一样和黄少天打成一片,魏琛便将黄少天安插到喻文州管辖下的小队,黄少天从此也叫上了队长。

    这位新晋的船长听了黄少天的话,温和地笑了“少天,你觉得以魏前辈的身手与其他海盗对上有多大胜算?”

    黄少天也不是小孩子了,听到这话立刻明白喻文州的意思。

    是啊,魏老大已经老了,这是我们年轻人的天下了。

    “可是,他不做海盗还能干什么呢?”黄少天还是不爽,“何况你怎么知道他愿不愿意把生命献给大海!”

    喻文州怔住了,倒不是黄少天的话触动了他,说到底,他与魏琛并不熟悉,只是长久以来的忽视让他养成了待人温和的习惯。

    因此,他不理解魏琛的真实想法,不理解黄少天对魏琛的感情,但他希望那人能看到他。

    那个在珍珠湾一个人喝闷酒时遇到的,古灵精怪的一个人。